• 您的位置:六盤水新聞網 >> 專題頻道
    村民們都叫我“吳阿莫”
    竺學友是肢體一級殘疾的殘疾人,父親死亡,母親在貴陽打工,因為沒有存折導致生活補貼和護理補貼一直未能享受。一張張名片一袋袋糖果,架起了我與苗族同胞們的連心橋,從那以后,他們慢慢接受了我這個“外來人”,有啥事都喜歡來“麻煩”我。陳金秀嫁到四組已經22年了,老家父母 ...
    我深信“知識改變命運”
    休假回家,了解到寨子里有兩個村民想外出務工,但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看見父親為難,我一度想放棄學業跟村里的年輕人外出務工,但在父親的堅持下,我含著眼淚踏入大學大門,對是否能完成學業感到茫然。工作后,有了穩定的收入,家里生活得到極大的改善,每到休息日我總要回到大坪 ...
    好政策好干部幫助我家脫了貧
    介于這種情況,我向白鶴村委會提出申請,村民委會及時召開了村民小組會議和村民代表會議,準備將我納入貧困戶上報,但因我沒有戶口,納不進貧困戶系統,享受不了貧困戶應有的優惠政策。回來后,陸魁祥主任又組織村委會召開村民小組會議和村民代表會議,將我家納入建檔立卡貧困戶, ...
    永不言棄 靠種植走上致富路
    后來,周家寨村一位姓陳的老板在我們村種植了一片黨參,他請我們村孔支書幫助他尋找管理人員,工資1500元錢一個月。中藥材種植沒有成功,我又回到家里繼續種蔬菜。合作社成立后,孔支書讓我來管理。
    率先脫了貧 共奔致富路
    經過多方考察,我決定養豬,但開始,我沒有找到合適門路,自己也沒有技術和經驗,只能用“土辦法”養豬,這讓我走了不少彎路。如今,我家的母豬有20多頭,幾乎每個月都有小豬出欄。他說,想跟著我學習養殖技術,將來能像我一樣開辦自己的養殖場。
    安全房讓我們一家開始了新生活
    我們沒有房子,好心的鄰居王德學提供了約80平方閑置的土墻房給我們居住,一住就是十七八年,孩子越來越大,而房子也越住越破。我們又借了部分建房資金,終于把新房子建了起來,結束了住破舊土墻房的日子。我和丈夫都是勤勞又老實本分的人,靠撿別人的撂荒地及附近打些臨工生活, ...
    現在的日子,真好!
    在工作閑暇之時,我還要幫父親把衣服洗得干干凈凈,讓他生活得更好。我很感謝各級干部的幫助,他們讓我的生活得到很大的改善,我心里充滿感激,我要做好自己的工作,不讓村里面的工作人員費心。有了保潔員這項工作,我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改變貧困生活。
    在政策的支持下,我發展養殖脫了貧
    現在,在國家政策的支持下,我靠發展養殖業脫了貧,生活比以前好了很多。記得當時,村里請來技術人員開班培訓我們養殖技術。姚文付的脫貧故事在政策的支持下,我發展養殖脫了貧我叫姚文付,家住在南開鄉花場村九組,是建檔立卡貧困戶。
    大家幫我住進“幸福里”
    現在住在鐘山區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月照街道幸福里社區,日子一天更比一天好。她說,要改變像我家這樣勤勞而又貧困的現狀,只有通過易地扶貧搬遷才能徹底解決問題。易地扶貧搬遷是國家的好政策,但是故土難離啊,畢竟在這里住了幾代人,說要搬走還是有些舍不得。
    彝家漢子不當貧困戶
    龍林的脫貧故事:彝家漢子不當貧困戶我叫龍林,我是南開鄉九龍村的村民,是個彝族。妻子也“陷”在家里,一時之間走入人生低谷。總投資十幾個億的雙橋水庫讓庫區紅線內一些村民因征地拆遷補償不再貧困,但我卻沒有。
    中国成年片黄网站色大全